2008年7月11日

寫給突遭解職的一百多位燦星人

Posted by Picasa
燦星旅遊網裁員了。前陣子在twitter上聽到這個消息。

旅遊業今年奇慘無比,聽到燦星裁員我不會很意外,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這個社會上又多了一百多個頓時失去工作、失去收入的家庭。

很不公平。

集體裁員向來都不是個別員工表現不好,常常是大家集體為領導者的錯負連帶責任。

某家網路公司在景氣大好時,拼命想擴張市佔率,拼命想要阻擋競爭對手的逼近,所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大幅增聘上百人,大家都在「發展新事業」,大家都很熱血,為公司的美好遠景燃燒生命。而公司高層總宣稱幾年內都是投資階段不看獲利,全面搶市場再說。

然而,一進入景氣的低谷寒冬,高層面對連續的虧損,進退失據。
捱不過每月的赤字,終於難敵董事會的連番質疑,高層作出了釜底抽薪的快速決策:

裁員。大裁員。裁個乾淨。

昔日的革命情誼,共同奮鬥吃苦的美好承諾,都煙消雲散,換來無情且無預警的「拔電告別式」與一紙由資方預擬無法修改的離職同意書,這是你這一生最像「勞工」的一刻。(不是夥伴嗎?)

不要說你的同事,也許你信賴的主管也被裁了;又或者更殘酷的是,其實他(她)正是把你列入資遣名單的人。這是一場真誠與背叛、資方處決勞方的戲碼,你只有參與,不,你只有乖乖走位的份。

不解,難過,憤怒,幹。

回家之後,開始進入突然白天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日子。

開始進入白天與鄰居搭電梯碰面時會有點尷尬的日子。

開始進入要被另一半或家人常常安慰你的日子。

這些都是你必經的過程,久了你就習慣了。

你覺得很幹對不對,心想怎麼會輪到我?!但你終究是當事人。這不是作夢,隔天睡醒之後,你還是那位被資遣的員工。(即使你前幾天還很優秀,是公司很倚重的重要夥伴。)

心有不甘,想要告雇主對不對?沒用的,他在瞬間做掉你之前,早已請法務週詳的推演預設所有你能反擊的可能。精密的程序設計,讓你乖乖的照計劃走,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

但親愛的網路旅人,我想告訴你,遭解雇不是最糟的事情,千萬別在這邊就憂愁喪志。平均每個人一生要換六七次工作,去職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不下手,你也終究會離開,只是你這次措手不及、很難堪很幹而已。

還有更糟的嗎?

不可能吧?

有的。我必須要善意地提前告訴你,更糟的情況可能是當你休息夠長之後,好不容易試著振作起來,接受家人的建議開始找工作時,才發現-你-找-不-到-工-作-了

因為大環境的持續惡劣,半年之後社會經濟根本沒有改善,只有更多的企業虧損縮編,只有更多的人也和你一樣突然被裁員。被迫「拔電休息」,無預警地放一場「人生的長假」。

職場位置更少,你所熟悉的同業(你想去試試的公司)一樣不景氣,其實被解雇的人要重返職場可能比想像中更難,尤其是心理或履歷上多了一個不光采的印記。

我保守估計,這家旅遊網站突遭解職的一百多位夥伴,可能有四分之一以上的人恐怕長達半年到一年都未必找得到下一份合適的工作。這不是運氣或能力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經濟與供需的結構問題。

一離職,就要冷靜面對,早一點開始找下一份工作吧。哀傷難免,但我建議找工作要早點展開,可能有些人會說:「我先休息半年吧。」

這樣的人除非學經歷或人脈很強,重返職場容易,不然可能你休完半年想要開始找工作的時候,還是不得不「繼續休息下去」,因為你仍然找不到適合的舞台。

除非你當老闆,否則以現在的大環境,隨時都要有危機意識。隨時都要想「萬一我明天突然失業了」我有無其他退路,有無其他重要人脈可依靠,存款簿裡的安全準備金夠不夠撐半年以上,這是很實際的問題。因為在沒有經濟基礎的情況下,遭解職的人會更加沒有安全感。

我不曉得這時候你是否能聽進任何的安慰或鼓勵。

當昔日燦爛星光不再,請勇敢面對這突來的職場風暴。好好加油,再暗的路,你終究會走過的。


你將會看到許多從未經歷過的人生風景。」這是凱洛去年此時送我的話,我也拿來分享給你。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多年前的partner F

Posted by Picasa

這個禮拜陸續有幾個聚餐。一個是媽媽的生日,一個是約當年的廣告公司partner F(現在已是執行創意總監ECD了),一個是論壇網聚。

我跟這位ECD是多年的好友,她跟當年的女友也是現在的老婆初見面的第一個場景,我就在旁邊看報紙,也目睹了F被美女電到的那霎那。後來F就說他很喜歡她,我想會成嗎?人家這麼漂亮,結果出乎意料的他很快就追到她,而且美女也很愛他。兩人幾年後就結婚了,現在有一個很強壯的小男孩。

F也是當年我的partner,擔任藝術指導的腳色,我則扮演Copy writer的角色,兩人搭配還算愉快,得了幾個廣告獎。

在網路狂潮那一年,媒體報導的火熱,我們看得很癡迷,許多知名廣告人陸續轉戰網路圈,我們兩人在痛苦的廣告創作之餘,也相約好要一起離開廣告圈轉戰網路圈,後來我真的跳到網路界,進入網路家庭,他卻食言留在廣告圈打拼。

後來我們各自有各自的發展,他後來的創作表現真不是蓋的,我常跟他開玩笑,你的表現真是出乎我意料。因為後來他領導的公司創意作品得了一堆的廣告獎,比稿常贏(贏的都有告訴我啦),在景氣低迷的廣告環境中,也贏得許多客戶的肯定。

最近,他M我說他入圍法國坎城廣告獎了。而且是全台灣唯一一件。

了不起。我在廣告圈混過六年多,知道坎城廣告獎的難度,不要說得獎了,台灣廣告作品連入圍機率都很低。

過去幾年我對他的表現愈來愈讚賞,真的跟當年我對他的印象大大不同。

人生際遇真的誰也說不定,希望他除了入圍外,還能更上一層,順利抱一隻坎城獅子獎盃回來,
明天我們約在三井好好敘舊,希望多年以後大家都還是有不錯的發展。

沒有總統的日子

Posted by Picasa
馬總統就職以來好像怪怪的。
阿扁時代,讓我們擁有一個無法駕馭的土總統。
馬總統時代,卻讓我們忘了我們有一個總統。


攝影地點:2008 舊金山灣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