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9日

西進中國


剛從中國回來,感受強烈。就這次特別強烈。
幾個我以為是鳥不拉屎的二三級城市,他驚人的硬體建設(興建速率與規模)跟招商企圖都讓我讚歎不已。難怪身邊早點去大陸的網路圈友人,每次回國都說台灣悶死了。
大陸當然也有很抱歉的地方,進步的與落後的並存,我不習慣的生活居住水平、勞動服務業人力素質低落很不靠譜,這些情形讓我覺得我如果要在大陸工作,我還是只能忍受上海跟北京兩個一級城市。其他城市,給我薪水高些,我大概也不想在那邊生活。
這是一個沒有太多制度及品質的地方。但好處是,如果你也喜歡鑽來鑽去,遊走邊緣,那這裡還真適合你,因為沒有什麼事情不能商量的;這是一個人治的地方。這個領導說不行,換個領導可能就行了。我感覺這個國家除了很上面的領導之外(虛擬官方高層),中間好像沒什麼明確的管理制度,再來就是庶民百姓,而他們好像有規則,又好像很沒規則,因為上面的要管他們也不知何時想管,所以底下的人「操作空間」就很大了。
而對大陸稍微熟一點的人大概也都同意,如果當上面那個高層真正想管事時,那大陸的行政效率是世界級的。想拉一條軌道、想發展一個重點城市,誰都別想擋,或者說誰都別想阻擋他們的速度。台灣完全沒得比,全都被政治及人的因素困住,這時候,就覺得集權國家動員起來的速度還是比民主國家快多了。
在中國大陸的台商或境外人士,也許心中共同的夢想,就是要來這邊拓荒、掙錢、成功。
只要能在中國落地,放棄全台灣也無所謂。」這是台灣統一董事長曾說過的話。類似的說法很多,對於eBay、Yahoo!、肯德基、7-11、Walmart等超級跨國企業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也許不久後阿里巴巴會是全世界市值最高的電子商務公司,甚至網路公司(Google除外)。
要做貿易的話,大陸內需市場是一個很大的機會,做不完了。開放式的架構平台也是最適合中國大陸這種大陸型市場的架構精神。
要做B2C也沒關係,但要有心理準備,苦且久啊。但哪件事情很容易成功又輪得到你呢?也許網路公司這時西進有點晚了,但我覺得還不嫌晚,因為大陸太大了。台灣的網路公司或供應商都應該好好想西進這個問題。

2007年10月23日

按摩

剛去老家附近的媽媽店剪頭髮。不是電棒燙的那種阿公阿嬤老店,但設計師及顧客也清一色是五十歲左右的媽媽桑。

因為我的髮流比較紊亂,不好剪,且長得特快,就算不顧預算找很厲害的設計師剪了一個我跟老婆都很滿意的頭,沒兩個禮拜又雜草亂長了。有效期限太短,浪費錢。

試過無數的設計師後,承認沒有當型男的命,我索性挑一家價錢不貴(洗加剪450元)而剪出來我大體上還能接受的社區老店。

今天剪得我是沒多大意見,但是那位應該是建教合作的小妹按摩技術真的不賴,她按得我的頭肩頸好舒服(一個爽字),簡直跟我前天晚上去專業按摩店找資深師傅的手感差不多,那一個專業按摩師傅據店長說是招牌老師傅,他一直說我賺到了,平常他都是藝人跟軍官指定的按摩師,我當時也覺得不錯。想不到這個健教合作的小妹也有這麼上乘的按摩技巧(還免費),真讓我surprise。

老實說,她還按蠻久的,當感覺她快按完時,我有點不捨,真想搶她多按半小時,我願意再另外給她錢呢。

說起按摩。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峇里島。那真是按摩之鄉。

便宜,舒服,又有禮貌。同樣是按摩,在峇里島那樣的世外桃源按,跟在庸擠煩躁的台北市按感覺又不同。差別是,你在峇里島會忘了工作、忘了生活中的不愉快,按完了接下來的行程可能是邊放鬆散步邊找間悠閒的氣氛餐廳填填肚子,按完了可能是回到獨立私密且舒適寬敞的Villa休憩,按完了可能搭專屬於你的小巴前往Semiyak或Kuta市區慢慢逛你喜歡的風格小店,或到最美的金巴蘭海灘看著夕陽落日,而圍繞著你的盡是海鮮BBQ和優美的走唱樂團歌唱聲。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在這樣的世外桃源按摩才是享受。五天的行程,通常最少會安排三場按摩。我也曾天天按,但感覺就不是那麼好了。

在台灣按摩不能說技巧就比較差,也有很不錯的,但價錢實在讓人「有點壓力」,且按完之後,可能還要開車塞車回家,回到家恐怕剛才按摩的舒爽感受又被駕車的疲憊抵銷了一半。從烏來泡湯回家也是這樣的感受,明明泡湯很舒服啊,但夜晚從烏來開山路塞塞走走回到家都快一小時,那整體的感受會很好嗎?

應該除了少數不喜歡讓人家碰觸身體的人外(我就有一個男同事是這樣),大多數人都喜歡按摩吧。我其實比較喜歡精油按摩勝過泰式按摩或上海按摩,前者比較柔順,後兩者蠻力較重,也許技巧較高,但有些動作我還是有點擔心,比如說整脊、轉脖子、壓眼睛這種,我常常會提前跟師傅說我不要做,也許我多慮了,不過也聽過一些意外傷害的新聞,我不希望我掛在一個菜鳥按摩師裡。

怎麼挑按摩師傅也是學問,每次去新的按摩店我不知道要指定誰時,我一定會說「請幫我安排老師傅」,失望的機率比較低了。按摩是要爽身體的,不是要爽眼睛,如果找年輕貌美的按摩師,外型常跟技巧成反比,我的經驗還是找老師傅較可靠。而每次一個新按摩師,一出手一兩分鐘大概你就知道你幸不幸運了,你的身體會很快告訴你師傅的手感力道技巧優不優。

好多年沒「回去」峇里島,前幾天去辦美簽整理出境紀錄時,我才發現大概去印尼峇里島快八九次了,最瘋的那一年還去三次,以前對峇里島還真是上癮啊。

2007年10月22日

一起看人生的風景


你如果看到這篇文章,就表示我們有緣分。

你是這個私房部落格的迷你會員之一。

往後的人生風景,很高興與你一起分享。


V. 2007.10.22

攝於美國舊金山 漁人碼頭

2007年10月18日

徵求100位讀者


這個部落格大概寫了半年,如果再加上之前另一個部落格,我大概已經寫了兩年多。

前期主要寫寫網路及電子商務評論,這個階段累積不少相關產業的讀者,這半年順應部落格圈文化,開始增加一些生活感想文章,也累積不少新的部落格圈讀者,多篇文章都常被一些網摘網站推薦。

有些人給我直接的迴響,更多的人則是習慣潛水,靜靜的讀我文章。許多人是從我的文章了解我的想法與生活偏好,我也從您們願意表露的迴響調整寫作的題材與方向。

上個月底,這個部落格很幸運地在一週內同時得到部落格觀察的「藍眼觀注」及中時電子報的「中時嚴選」兩大部落格評選機制的肯定,應該要感謝你們,讀者總是書寫的主要動力。

不過我近日愈來愈看淡這些名聲,也對網站是否有很多人看,或者部落格觀察排名的名次是否不斷進步,都興趣缺缺,近日的華文部落格大賽也沒興趣去報名,我想還是回到原點,我喜歡寫,但是只想寫給當下的自己和少數氣味相投的朋友看就好。

有時寫一個很冷的題材,還能得到回應,那種感覺比寫「超級星光大道」就能瞬間灌進像蝗蟲過境般的流量來得高興一百倍。

談談自慢的職人。
台北市東區有家佃權日式關東煮居酒屋,店面有夠小,是家很迷你很高級的「路邊攤」,滿座也坐不了10人,但價位卻很有自信,收費很高。

老闆經營得爽,投緣的顧客甘願付就好,客人有多少? 餐廳名氣大不大真的不重要。(誠如日本隱密山林裡的野湯溫泉飯店)

常來的讀者應該知道上個月這個站及一些部落客朋友網站都遭到匿名人士的惡意po文。這件事可能也給我一些learning。有時候寫作的力量與影響力在擴散,不見得都是正面的。聽部落格朋友說,艾瑪今年也很慘,被很多人惡意留言批評。這些都是樹大招風、知名部落客的代價。

我也想要轉型了。我喜歡寫東西,我相信有些人喜歡看我的生活感想文章(比較通俗淺顯,也許較好讀),我也相信自己寫的網路專業評論在業界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我現在不太想寫給一些陌生的訪客看了,我也想像佃權的老闆那樣,敢進店坐下來的都是經過朋友或老饕推薦的才來,其他路過散客評價如何,愛不愛來吃,嫌我是否太貴,我都不管。

這也很像獨立製片的精神,專注執著地追求自我的意念表達,忘卻去取悅大眾市場。當你一心想要讓自己很受歡迎時,你會愈來愈媚俗,愈來愈偏離你的創作初衷。

光是加入部落格觀察的華文部落格就有兩三萬個,裡面優格多的是,真的不差一個V。所以今後我想要將我的讀者限量,只有老讀者或者被推薦的朋友,我才會透過認證邀請閱讀部落格。

開放三天申請,也許讀者總量就設定為100位吧,不到100也沒關係。

這個部落格將在三天內變成封閉型部落格(就是林森北路的會員制啦),如果你想要成為這群稀少的讀者群,那你就寫mail跟我說,請寄到cozylin@gmail.com。 我不打算用MSN拉讀者,這幾天錯過的就算了,想看的請統一用MAIL告知,我也方便回應與設定。

請註明:
1.你是誰。如果跟我比較陌生,煩請簡單自我介紹。(寫真名或暱稱無妨,只要你覺得可以喚起我印象) 。完全沒聯絡過我的部落客,可放你的部落格連結。
2.附上你的一個認證mail adress (我要透過這個mail寄個人認證連結讓你加入讀者。缺少你的mail就無法完成認證)
3.想多聊的可以多聊。如果你只想看網路趨勢或電子商務評論也註明讓我知道

cozylin@gmail.com
部落格封閉時間訂在本週日(10/21)晚上11點,之前有寄mail給我的就算,來幾隻算幾隻。(我有保留通過的權利,來鬧的就免了。)


V
2007.10.18 2:00

圖片:攝於台北縣烏來箱根苑溫泉餐廳
喝下午茶好地方,近兩年烏來泡湯生意清淡,倒是可以去看看美景享受清幽。

2007年10月11日

四海兄弟


晚上,出去附近吃點東西。離開家裡,看看街景似乎比較寬心。

在小攤等待外帶食物的同時,循著熟悉的感覺我緩慢走到旁邊,
嗯,是啊,三十多年前,我就是住在這裡,這裡是我出生的老家,儘管一樓門板很斑駁了,但給我的感覺還是那樣的溫暖。

這扇門是否也在端詳近日備受打擊疲憊不堪的我。這麼多年來,從幼稚園、小學生....到現在,歲月移動真快。

當下我也想到「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這部塞吉歐里昂(Sergio Leone)的精典黑幫電影。
剛出獄沒多久的勞勃狄尼洛,戴呢絨帽穿著披風提著公事包,滿臉滄桑回到他童年時嬉鬧、長大的地方,漠然凝視這往日的一景一物,邊回想當年與幫派兄弟的年少輕狂行逕。

這段回憶的戲既浪漫抒情,又有點柔軟感傷。

他後來一路想追出到底是誰出賣了他們,害自己入獄多年,同時把大夥當年搶到的錢私吞。

沒想到他後來查到背叛他的是一位當年玩在一起的哥兒們(James Wood飾演)。當勞勃狄尼洛一步一步找到James Wood時,他不再是當年的年輕小混混,已經貴為上流社會的議員。James Wood在一個重要的晚宴派對中得知昔日兄弟終於找上門來時,似乎瞭然於胸,等待這一天也很久了。最後,他因為愧對當年所背叛的兄弟,在暗黑的巷弄中,跳進緩慢經過的垃圾車自殺。導演的剪接手法低調平實卻極為震撼,讓我多年都記得這一幕自殺的畫面。

這是我多年來很喜歡的一部片子。自此,我開始蒐集黑幫電影,蒐集顏尼歐的電影配樂。


當你知道背叛你的人,竟然是你身邊相處多年的好兄弟,你的心境是如何?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