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我的鄰居是台灣美容教主

他究竟跟我是怎麼認識的?

晚上想到這個問題,想半天才記起來是PayEasy的一個離職元老幹部牽的線。她幫我先聯絡上他的特助,然後才有幸約到他的時間。

他的名氣實在太大了,不知該怎樣形容他那幾年在台灣走紅的程度,從沒沒無聞的網路美容保養品老師、到愛美書暢銷作家、從女人我最大節目一開始從只是臨時客串一兩集美容老師開始,到成為該節目不可或缺的中心台柱。天天黃金時段播出的女人我最大節目助他事業版圖再臻顛峰,一舉登上台灣新世代美容教主的天王地位,而超高人氣的他也成就了該節目歷久不衰的收視佳績。

如果說這是他offline的巔峰;那我又不知用什麼華麗形容詞才能恰當地彰顯他在Online線上的巨大成功。我2006年在台灣「數位時代」雜誌專欄發表的第一篇文章「PayEasy與宏達電」即描繪了台灣最成功女性購物網站PayEasy、女人我最大電視節目與這位台灣美妝界最吸睛與最吸金的美容教主互為包裹、共生共榮地完美三角關係。三者都在自己低點時認識彼此,不過一兩年內,三者都成了各自領域的印鈔機,幾年內共創了數十億的女性消費商機。

那螢幕下的他又是怎樣呢?

之前就從報紙專訪得知他也住大直,只是沒想到離我家竟然這麼近。
那晚我懷著一顆可能要見一位高傲藝人的心情走進他家。他家客廳像是一個工作室,他似乎還在忙碌工作狀態,隨後第一眼印象是給我一個開朗親切地微笑,儘管他工作已經有點疲憊了。

他請特助幫我倒一杯熱茶,於是開始了一整個晚上的對話聊天。

原來他這麼沒架子,這麼平易近人。
人生中,總有些朋友的第一次相遇,就會讓你感覺你們在過去或未來就應該是朋友。
剛認識的那晚我們聊到深夜,彷彿是相當熟識的朋友,無話不談,聊到也忘了當初碰面是什麼目的。可能是我們也算是鄰居,我晚點回家沒什麼壓力,竟然聊到一兩點才離開。

這不是特例,我幾乎每次去他家都跟他和特助阿恭三人聊到一兩點。我想說他這麼懂保養,皮膚也這麼好應該很注重睡眠,結果我猜錯了,他都很晚睡(還敢吃麻辣火鍋),反而我比較不耐聊,過了12點就會逐漸電力不足開始愛睏。

聊他的自創品牌保養品、聊他年輕尚未成名前的工作經歷、聊他深信不移的塔羅牌算命老師、聊他研發紅遍華人世界的網路自創美妝品牌、聊他被算命老師言中的爆紅經過、聊實體的流行美妝名牌故事、聊他一直心存感激給他機會的心湄姊、聊他的化妝品博物館夢想(他房子裡收藏太多世界各國彩妝保養品)、聊他跟PayEasy的合作狀況、聊旅行、聊最近跟他鬧脾氣的媽媽,聊他想移民、聊他的基金投資(他還請我幫他review他那位超幸運理專建議他買的基金清單)、聊他天天上節目講大量重複的主題自己快burn out、聊他必須跟電視製作單位謊報自己出國,才能躲在家中偷閒不用上通告....

他真的是一個大明星嗎?我眼中的他是那樣直率、隨和、健談,我常忘了他是一個大明星。
我也搞不懂我怎麼莫名奇妙變得彷彿是他可以聊得來的朋友,似乎有點抽離。
上個月他在日本,還請特助在Skype上跟我問好。


他是貼心的。

即使是這樣的大牌(名氣很大不是身段很大),他對我談話還是很輕鬆自在,而且從一個小地方可以看出他很貼心:我每次要回家時,他都堅持要送我兩三大袋他代言的保養品,我每次都說不用了,但他不只堅持要讓我帶回去跟老婆一起體會,還每次都請特助親自幫我提這幾袋保養品送我到樓下。我沒有任何需要他討好的價值,他是發自內心對人好。

他甚至知道我懶得保養,也不懂得怎麼保養,還給我三罐保養品,有一罐還是他現場幫我DIY調配的,美容教主也親自分別在三瓶的紙盒上寫著大大的1 2 3,叫我洗完臉,照著順序塗抹就對了。有次我跟他說我喜歡點薰衣草的精油,他立刻從他近乎百個抽屜中的一個抽屜,找出好幾瓶他之前買的各國高級薰衣草精油送給我用。

推也推不掉,盛情難卻,於是我家就變成擁有一堆PayEasy保養品的地方。我的親戚來我家都嘖嘖稱奇,大姊們來我家都跟我們要回去用。(這是她們很認得覺得很實惠的牌子)而我上次回上海時,也拿了一些面膜來孝敬我的女同事,每個女孩子聽說是這位台灣美容教主的產品,都開心地拿回去享用。他的名字在大陸是很吃得開的,最近我還看PayEasy首頁還公佈他得了中國門戶網站搜狐頒發的年度美妝貢獻獎。

老實說,以他的盛名如果要大幅進軍中國,那可能真的要削海了,賺得錢應該比台灣更快。但現在錢對他的意義已經沒有這麼大了,帳戶裡的數字應該多到再多一兩個億也沒什麼感覺了吧。

一個小故事,應該說沒成行的小故事。

我們本來約好要一起去舊金山玩的。就在他聽從算命老師指點應淡出螢光幕半年的前夕,他跟我說他打算去舊金山一陣子,因為特助阿恭剛好有好友在舊金山待很多年,這位朋友可以給他們很多生活上建議。剛好舊金山是我最愛的城市之一,去年才去遊學回來,我當晚給他很多遊學建議,也乾脆順便約好那一年的過年,大家就在舊金山一起過。

本來我還準備當他們的City guide,帶他們去吃漁人碼頭的大螃蟹。特助阿恭也準備租車載我們去加州近郊的納帕Valley酒鄉玩順便住一晚。因為我們是臨時起意要去住納帕Valley,他就上網找Villa Hotel,訂完之後他跟我說:「每一家都客滿了,我終於訂到一棟可以住的了」我想說,運氣不錯。

接著問我那間房大概多少錢,接著他回答我一個讓我快抽蓄的價格:「你的房間大概600塊美金。」詳細的數字我記不太起來了,我只記得是一個天文數字,我想也許是當時腦部瞬間受到衝擊過大,導致失憶到現在。

我的天啊,我需要住這麼高檔嗎?這個價錢我可以吃多少隻超好吃的大螃蟹啊?!但他刷卡幾乎從來不看價錢的,這些錢對他來說不過就是一組數字罷了,唉~我頓時感到貴族跟平民的身世還是有差的。@@

「喔,好吧...」說好要一起去的,總不能掃天王的興,心中淌血地答應了貴族的邀約。

唉,這應該會是一次很棒的旅程的。後來我跟我太太卻因故不能成行,雖省下那間納帕高級Hotel的花費,但也少了跟這位美容教主一起暢遊舊金山的難得機會。

他是良善的。

他在我遭受網路誹謗最低潮時,也跟我分享了一些他的親身經驗。
他說他當年曾在工作上順便提攜了一位想力爭上游的同業夥伴,結果幾年後這位女性友人不但不心存感激,反而在知名網路討論區化名發表污衊他的言論,除了批評他的商品之外,還拿他的性向做文章,相當惡劣。但他跟我說他當時面對這樣的情況,他的因應之道就是不回應,甚至也不提告,就是撤徹底底的忽視漠視這件事情。

我很難相信以他這樣知名的人遇到誹謗時,竟能如此良善地選擇沉默而不反擊。
雖然攻擊他的力道遠比我受的網路誹謗要輕很多,但他的名譽與人格權比我要珍貴幾萬倍,我實在不知道他是如何能輕輕放下,讓時間來決定長遠的是非。

而現在,他還是過得很好,去舊金山充電半年後,他帶著豐盈的能量與全新的人生體會回台灣,繼續他忙碌而輝煌的事業。

人總有遺憾的時候,他原本是要從舊金山飛法國繼續旅行幾個月,沒想到突然接到台灣母親病危的通知,他焦急痛苦地想盡一切辦法買到機票趕回台灣要探望母親,卻等不及見到媽媽最後的一面。

當我知道他推出一款暱名為媽媽霜的保養品要紀念過世的母親時,我不會再會認為這是商業炒作,我想已經擁有一切的他是真的很懷念影響他深遠的媽媽。

今天傍晚,我在twitter上看到有推友推一則網路新聞,我看到他的名字再次上報,這次他成了一位慈善捐贈者。聯合報報導他今天捐贈500萬元給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報載這次他透過媽媽霜的義捐是為了感念媽媽生前的養育之恩。

我很為他感動,不論他是身價多高的美容教主;他也是一位思念挚親的平凡孩子,

他是我的鄰居,牛爾。

(文/V怪客)


相關新聞:牛爾送暖捐500萬做公益 /聯合報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10 則留言:

荳芽 提到...

聽起來很棒呢,
這麼樣一個沒有架子的人,
很佩服他哩,
也真羨慕您居然還有大師特別為你量身訂做的保養品呢!

乾脆下次PP你把大師找來好了,
順便提供你家堆成小山的商品當成贊助禮物好了。XD

V怪客 提到...

No problem, I am willing to do so.

阿佳 提到...

他說起話來,不是很浮誇的那種人...
也許這就是他最強的地方吧!

有多少人成名後就目空一切的;我已經厭煩了周董每次都在介紹自己的把妹絕招,或是說自己的電影成就是多麼高,卻不受重視!

V怪客 提到...

To阿佳(好熟的名字)

他可以在他上節目的時候,多偷渡宣傳她自己代言的網路保養品,但他比較少這樣做。相對而言,另一位專家就比較直接些了。

成名都會讓人忘形,真的是。

Effie.Y 提到...

我以前訪問過他,真的是一個很nice的人,沒想到他變成你的鄰居~

V怪客 提到...

To Effie
他確實是一個還算好相處的人。好久不見,歡迎常來坐坐。

阿朗 提到...

這篇寫的真好,真希望我也能認識這樣平實又有名的人~~

V怪客 提到...

缘份很奇妙,你也不用很刻意,一些磁场相近的人就会聚在一起。

sfs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celia 提到...

看完他為紀念媽媽創造的保養品,好想哭ㄛ,此刻讓我堅持創業的動力,就是想讓自己的母親過更好的生活,讓她以我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