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3日

也許是最後一次發春

在宜蘭參加EMBA吳靜吉博士主持「領導與團隊」四天三夜活動的一夜晚,一位我們班同學拿把仙女棒分給大家點,我冒著被火花噴到臉(尤其是已經夠脆弱的眼睛)的危險,拍下了這張我蠻喜歡的照片。

這幾天的相處,200多位EMBA新生共聚一堂,我無需在這邊多敘述,體會與感動,大家點滴在心頭,這是我們共同的回憶。

有人說,在那幾天大家名片上抬頭都不見了,所以很真誠。
確實你抬頭再高,都有人比你高;你再有成就,都有人比你有成就;你再有錢,都有人比你有錢....所以,可以不再有姿態、不再有權威...望情地學習、分享、傾聽、關心與被關心、擁抱與被擁抱.....。

大家很平等地站在一個高度去放空與學習,欣賞許多同學們真誠認真的演出,學習融入在活動中的「領導與團隊」技巧。

原來,過去我們都在組織高位,看組織的方式都是「由上往下看」,思考的都是怎麼指揮團隊運作,都在看這樣指揮下的ROI(投報率),該怎麼去推動「交易型領導」?忽略了還有平行視角「Team building」,身在一個傳統蜘蛛型組織中的我,課堂上感受是蠻深的。

我在課堂上受到很大的衝擊,也一直在思考兩個問題:為何我公司管理文化落差這麼大?我能將這邊的學習體悟帶到我自己領導的團隊嗎?還是我也不過是一個能力平庸、不擅於領導的高階主管呢?

因為也離40歲沒幾年了。這一年,我常想一些辯證問題。好像是最近的距離,但感覺又不是那麼真實,一轉眼10年後的自己以及家庭,將會是什麼樣子?...

也許工頭也在思索這些問題也不一定。我最近從他的的部落格文章隱約猜想他應該也在騷動不安吧,這股難得一見、這波重新復燃的網路火苗肯定讓他騷動不已,一旦錯過下次再復燃不曉得是何時了?

to be or not to be? 也許網路老兵不死,只是躊躇沙場....。

好的題目,都沒有立刻的答案。聽說最少要唸三年才能畢業,我還能慢慢再想,應該還有蠻多時間可以去想不容易有答案的事情。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4 則留言:

工頭堅 提到...

V怪客:
我只想說,真的非常高興在這個時刻認識你。

Fred 提到...

不管是什麼時候,當學生其實都是沈澱思考、真誠建立人際網路最適當的時機;只是大多數人都把這個機會浪費掉了(或者說未出社會前當學生不必用這麼多心機?)。

或許這也可以部份解釋當環境混亂的時候,回學校當學生的人就變多了;其實我也想回學校當學生,不過不再是xMBA這類的東西‥‥。:)

show 提到...

讀完EMBA就剛好40歲了嗎?
呵~慢慢享受囉~

感覺是很溫馨的"迎新宿營"啊^^

V怪客 提到...

To 工頭

只是有感而發,剛好觸及資深網路人的某些狀態吧。

歡迎常來,也期待你未來的變化與成長。

To Fred

是啊,唸書時嫌無聊想早點到職場衝刺。上班久了,又想回到單純的校園充電。這不正像年輕時犧牲健康換金錢,年長時犧牲金錢換健康一樣。
上次碰面聽你說也是我的讀者,我還蠻高興的,希望持續續批評指教。

To Show

不是迎新啦,只是將領導課程設計得很生動,這是以「參予者為中心」的新穎教學法,我也是第一次體驗,過程還頗累的呢,不過所有老同學們收獲都很大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