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0日

一個異鄉人的祝福


那是一間有百年歷史的舊金山餐廳 ─ John's Grill
晚上的餐點價位比我中午在門口看到的要貴一兩成,吃起來有點捨不得,不過還是照著美食評鑑上的推薦,點了它的John'S steak,單點就要30塊美金。(更別說還有點其他side dish、再加10幾%的稅以及10幾%的小費了...)

我被安排坐到靠近窗邊一點的位置,雖然不是窗邊,但感覺不壞。
在某些美國高級餐廳用餐,常常侍者會先安排非白種人坐離窗邊遠一點的位置,這樣的舉動總讓我們有點被老外歧視的感覺。而這家高朋滿座的老餐廳沒有這樣,印象分數好很多。

我是為了旁邊有現場演奏才特地選晚上來的,氣氛很不錯,乍看滿餐廳就我一個不是美國人的樣子。有時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雖然會有點疏離;我深夜在新宿鬧區的地下室拉麵店混在一堆日本上班族中吃麵時,也會有這種疏離的情緒。

就是異鄉人吧。

感覺自己死了幾個月,最近開始逐漸回復一個部落客該進行的二三事。
開始回復看我喜歡的部落客文章,開始簡短地留言互動。
開始把部落格打開。每天開始看一下到訪的人數與臉孔有哪些。
開始打開twitter,開始生疏地丟幾個訊息出去。

在twitter這個嘰嘰喳喳的小圈圈內,突然感覺自己很格格不入。是我離開這個部落格圈子太久了嗎?後來才發覺大家每天都在熱情的談選舉、談兩方候選人,不斷評論辯證激盪藍綠陣營主帥的每天言行舉止。

我覺得自己很像外國人。

2月在美國上英文課,老師希望同學討論對美國總統大選的看法,我不知道要表達什麼,那是他們的候選人他們的未來啊。結果,回到自己的家鄉,每天看著密密麻麻的選擧新聞、與twitter上的選舉跑馬對白,我竟然還是像一個外國人一樣,沒有什麼感覺,不知道有什麼情緒,不知道該如何參與,或者讓自己不要那麼疏離尷尬。

幾位部落客都熱情豪爽地在網路上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多年前的我本來應該可以藉這個機會跟工頭、跟Mark他們很麻吉一起熱血評論的,那種感覺曾經是讓我很爽,覺得一個熱血青年就該如此的。


只不過,我那所有的綠色血液與政治激情都在2000年時耗盡了。

我揷不進這樣的話題了,2000年以後我就政治失憶或者說政治冷感。
如果去眼科檢查,也許眼科醫生會說我除了白內障外,還得了色盲也不一定。因為正常人看到藍色或綠色其中一色,應該都是要瞳孔放大才對。


大選要到了嗎? 我不是那麼清楚。

祝福這個島嶼,願大家都過得很好,就這樣。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親愛的

要留言真的好難還要去開一個帳戶

希忘2008 年是你幸運的1年喔

jennifer

V怪客 提到...

不曉得你是怎麼找到這邊的。
不過Anyway,謝謝你的祝福。

工頭堅 提到...

V:welcome back.

其實你看到的只是剛好是辯論會這一個下午;而我原本是不看的,結果凱洛因為看棒球太緊張、怕心臟受不了轉台過去看辯論,結果忍不住罵了幾句(笑)。

這其實是個不智之舉。

坦白說,我一點也不想為任何檯面上的人背書,因為他們顧不到的千瘡百孔實在太多。

我們能做的只是自己努力去開創自己的局面,如此而已。

V怪客 提到...

To 工頭

跟你分享一個好笑的。
2000年後我就變了。過去幾年我活在一個我的南部親戚因為我的政治傾向轉淡而不太愛跟我談政治,而我家人又打死不相信我可能不投原來政黨,還是把我繼續貼標籤下去...@@ 唉,「沒當大哥很久了」,要翻身還真難啊

Shit 8 li 提到...

恭喜你是政治色盲
希望台灣的百姓完全沒有藍綠
只有監督政府的百姓

V怪客 提到...

To shit 8 li
安定就好,兩位其實都不錯。